楚轩

如果有评论的话,更新会更有动力哦

阴阳师大学基情史2

【本章酒茨,骨科提及,ooc有】


酒吞没花多少时间,就查到了盗号的家伙的IP地址,但这家伙利索的把装备卖了,酒吞揽过放在旁边的酒葫芦喝了一口酒,也同样利索的把那家伙的炉石全都融了,微微一笑,深藏功与名。

 

做完这些, 酒吞这才觉得心中这口恶气出了不少。

 

酒吞对游戏并没有执念,这个游戏固然有趣,但他也并没有氪金,靠着自己的技术成为大佬,虽然花费了些时间,但后来长时间的没我玩,感情也下去了。

 

如今又出了这档子事,酒吞也打算直接卸载游戏,另找一个比较有趣的游戏来玩。

 

“啧,身为大江山的鬼王,你可真是花心。”荒川默默地看着酒吞点下卸载两个字,摇头感慨,又冲着鱼缸里的鱼念叨着,“儿子们,你们可千万别学这家伙的花心,玩游戏从来没有超过半年的,交往的女朋友也从来没有超过一个月的,难怪追不到红叶。”

 

大江山是计算机系的别称,酒吞当之无愧是大江山之王,但是因为他平时懒散又暴躁,直接被称为鬼王。

 

荒川的话直接戳中了酒吞心里的痛楚,他停下卸载的手,虎视眈眈的看着荒川:“红叶拒绝我是因为她喜欢教务主任,早已心有所属。”

 

“然后你就放弃了?”荒川不置可否,“看来你喜欢的也不够深嘛,就像这游戏,你只是短时间的新奇,根本没有多深的感情,否则怎么可能轻易放手。”

 

酒吞直接一葫芦砸在了荒川的身上:“你这种咸鱼,每天都只知道喂鱼,又怎么知道喜欢这种感情呢。红叶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,令我倾慕,这种感情,你又怎么会懂呢。”

 

顺手接下葫芦给酒吞扔回去,荒川只是耸了耸肩,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,转身走了。

 

酒吞又拧开葫芦,灌了一口,看着桌面上的游戏快捷图标,想到红叶的笑颜,心中原本快要散去的愁绪又涌了上来。

 

正在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,酒吞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:“吾之挚友,天下无双……”

 

不伦不类的唱歌声音还没响完,酒吞就黑着脸接了起来,听电话那边中气十足的声音:“吾友,今日的你是否还是沉迷于女人和酒精呢?”

 

去你妹的!酒吞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

没一会儿,电话又响了起来:吾之挚友,天下无双,他的优点我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……

 

“有屁快放。”酒吞再次拿起电话。

 

“吾友,你那边信号不好吗?刚才电话断线了。”茨木爽朗的笑着。

 

“哦。”酒吞冷漠的说,目光转向专注于书本和专注于手机的两个舍友,“你不是高三吗?哪来那么多美国时间每天给我打电话?”

 

“为了吾友,在忙,我也能够抽出时间来的,在吾心里,吾友是最重要的。”茨木正色,严肃的说道。

 

酒吞选择性无视的跳过这些话,口中依旧冷漠的说着,脸色却称得上温和:“你学习进度跟得上?”

 

“跟得上,毕竟吾友天分过人,进入了最好的阴阳师大学,吾自然不敢太过懈怠。挚友,你且等我半年,半年后我就会考入阴阳师大学,跟着挚友学习。”

 

哼,说个十句话只有一句话有用,剩下的全是吹捧。酒吞心里又冷哼一声,听着茨木在话筒里喋喋不休,却始终没有挂电话。

 

茨木是酒吞的竹马,比酒吞小个四岁,从小就住在酒吞隔壁,算得上是酒吞看着长大的,小时候白白软软的团子,不知道怎么的,越长大越长歪了,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些奇奇怪怪的称呼,就往酒吞身上安。

 

最可怕的是,自从几年前酒吞帮茨木打跑要保护费的高年级不良少年后,茨木对酒吞更是粘得很,赶都赶不走,每天只要看到了酒吞,好话一箩筐一箩筐的往外说,捧得酒吞晕晕乎乎的,差点就按茨木说的,带他走上王者之路了,要不是他还有理智的话。

 

茨木和大天狗肯定有共同话题。酒吞听着茨木喋喋不休,有一搭没一搭的随口敷衍着,心里突然想到大天狗对黑晴明的狂热,突然笑起来。

 

“……吾友,你以前告诉我的那个游戏,你还在玩吗?”茨木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

游戏?酒吞想了一会儿,才想起来自己以前给茨木安利过的那个游戏,名叫山海经,就是他正准备卸载的这个:“已经卸载了。”

 

“这样……我已经在你说的那个区玩了两个月了, 原本还奇怪高手榜上没有吾友,原来吾友已经卸载游戏了,难怪。”茨木有些失望,“若是吾友喜欢其他游戏,也一定要给吾说,吾一定辅助挚友登上王者之座!”

 

酒吞哭笑不得,只好应了一声,又听见茨木急急忙忙的说查寝了,匆忙道别后就挂了电话,这才放下有些发烫的手机。

 

“又是你那个小朋友?”大天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下了书,看酒吞挂了电话后,看了看时间,“你们打了整整一个小时的电话。”

 

难怪。酒吞放下手机,随口应了声。

 

“若不是直到酒吞你喜欢红叶,我都以为你在和你的小朋友谈恋爱呢。”鬼使白也放下手指,伸了个懒腰,笑眯眯的说着,“每天煲电话粥,一打就几个小时,就是女孩子也没那么粘人吧,酒吞你居然也不生气。”

 

“你不也是每天捧着手机和你哥哥联系,难不成也是谈情说爱?”酒吞一脸冷漠,看着鬼使白。

 

鬼使白的哥哥鬼使黑是阴阳师大学的体育老师,每天他们都见面,晚上却依旧捧着手机聊得不亦乐乎,酒吞都不知道他们哪里那么多说不玩的话。

 

鬼使白笑笑不说话。

 

酒吞原本要卸载山海经,但是突然心里有些不舍,又点开游戏,离开几个月也不知道要感谢什么,就打开高手榜,从上到下的看着。

 

自己因为离开很久,排位已经被挤到了四五十名,排名第一的是个名叫罗生门的玩家,排名第二是学医不能救中国人……一个一个的数下来,酒吞猜测着哪个是茨木。

 

不过那家伙高三了,应该没那么多时间玩游戏,不在排位也很正常。酒吞找了一会儿, 突然觉得自己这行为很傻逼,他要是想知道,只需要问一句就好了,在这连蒙带猜还不一定准确。

 

关了高手榜,酒吞又无事可做,打开私信,已经被清空了,只有今天遇到的那个女生发了个好友请求过来,酒吞心情现在正好,顺手点了同意。


评论(7)

热度(10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