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轩

如果有评论的话,更新会更有动力哦

伪直男嘴硬酒吞攻 VS 真直男迷弟茨木受

春季的平安京依旧透着凉意,在丝丝的春雨下,透着缠绵的气息。

 

在人迹罕至的花柳小巷中,一个身着红色衣裙的女子撑着油纸伞,袅袅娜娜的行走在这无人的雨巷中,行走间,可以听见泠泠作响的铃铛声。

 

一个醉醺醺的酒鬼晃晃悠悠的与女子擦肩而过,然后突然被蛊惑了一般,回头去拦住了女子。

 

女子懒懒的抬头看着酒鬼,眉目不似一般女子的温婉,反而透着凌厉,不着脂粉的脸也依旧白的通透,美的仿佛不似人类的一个女子。

 

“美人儿~”酒鬼痴迷的望着她,手不自觉的摸向她的脸,“半夜出来,是会情哥哥的吗?”

 

她终于开口了,声音有些低沉,然而依旧非常动听:“您要干嘛?”

 

“我要干什么?”酒鬼的手被她狠狠拍开,他将手放在自己鼻尖轻轻一嗅,闻到了淡淡的酒香,“喝过酒了?你情哥哥怎么舍得你半夜独自一人回家?别怕,哥哥疼你……”

 

说话间,酒鬼拉扯着女子往巷子的深处走去,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

然而没过一会儿,就看见女子依旧姿态袅娜的走了出来,手上的伞已经不见了,她头也不回的离开,却被拦住了去路:“你在干嘛?”

 

跟着妖气一路寻来的酒吞看着茨木的打扮,皱紧了眉头,心里的怒火几乎要化为实体。

 

“吾友!”仿佛春雪化开一般,茨木脸上的冷淡和孤傲通通褪去,眉开眼笑的看着酒吞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

酒吞看着他倾国倾城的面容,仿佛不堪忍受一般的移开目光,语气生硬:“还不变回去!”

 

茨木向来对酒吞的话唯命是从,他麻利的变回自己的原形,厚重的甲袍,头顶上的角枝,依旧是精致的面容,只是脸上覆盖了红色的妖纹,白净的手指也化为了可怖的鬼爪,气势惊人,但就是这个一个大妖,却看着用炽热的眼神看着酒吞,满满的都是崇拜和仰慕。

 

酒吞见他变了回来,这才呼出一口气,神色舒缓了一会儿,然后又皱紧了眉头:“你在迷惑男人?”

 

“对啊。”茨木回答的理所当然,“吾友,大京山中妖怪最近越发多了起来,支出也颇为紧张,身为你最忠诚的下属,我理当为你分忧解难。”

 

这个理由无可挑剔,茨木自觉做的非常不错,几日来已经迷惑了不少富家子弟,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什么也没做,就有人前赴后继的来搭讪他……但是看酒吞的神色,似乎更为不渝了起来。

 

“吾友,我一定会辅佐你,成为唯一的妖王!”虽然不知道酒吞为什么不开心,但茨木想起他心心念念的红叶,连忙开慰起来,“你如此强大,相貌也如此英俊,堪称独一无二,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,那个红叶她配不上你,日后定会有更好的人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

酒吞再也听不下去,一卷衣袖,将茨木揽入自己怀中,茨木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依旧乖乖的任由酒吞揽着,一脸的信任。茨木的表现让有些心浮气躁的酒吞慢慢沉静下来,他暗地里摸了摸茨木的发梢:如果这个人永远这么乖就好了。

 

不过眨眼间,茨木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大京山的住处中,而且……

 

“挚友,你带我来你的房间干嘛?你又想要喝酒了吗?”茨木有些疑惑,然后恍然大悟,“你待我去拿酒来!”

 

“不用去了,我们今天做别的事情。”酒吞推了推茨木,没推动,他脸色黑了黑,茨木察觉到酒吞的动作,连忙放松了身体,等酒吞再推过来的时候,他顺势就软软的倒在了床上。

 

“吾友,你是要和我打一架吗?可是这个姿势怎么打架?”茨木并不明白酒吞要做什么,但本着对酒吞无条件的信任,他依旧用灼热而激动的眼神看着酒吞,“你已经好久没和我打架了, 你终于恢复了往日的雄风了,吾友,我很高兴……”

 

酒吞轻轻笑了笑:“你太吵了,安静。”

 

话音还未落,他就用嘴堵住了茨木的嘴,茨木震惊的睁大了双眼,看着近在咫尺的挚友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

即使他在不经人事,也知道接吻是情人间所做的事情,但两个男人……茨木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。

 

“闭上眼睛。”对于茨木处女一般的青涩,酒吞倒是很满意,他心心念念这个人这么久,他忍了又忍,今天终于忍无可忍。

 

下意识的,茨木听从了酒吞的话,乖乖的闭上眼——好像哪里不对,但是我的挚友说的话,都是正确的。

 

酒吞温柔的亲了亲茨木头上的断角,算是对他乖巧的奖励。

 

茨木头上的断角极为敏感,断面处被酒吞粗粝的舌尖刮过,他不自居的战栗起来,身子也一阵酥麻,他连忙睁开眼睛,挣扎起来:“挚友,你……你喝醉了?我不是女人,你让我起来,我给你去找个女人去!”

 

酒吞原本想着,这是他和茨木的第一次,他会温柔的对待,但是茨木的话让他恼怒起来:“不用女人了,就是你了。”

 

“我?!……”茨木一脸懵逼。

 

“你不是说要把身体给我支配吗?”酒吞用妖力将茨木的单手牢牢地固定在床头,然后慢条斯理的挥手,茨木身上的甲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剩下白色的内衬。

 

茨木的脸其实很好看,身材也极好,不胖不瘦,也是有八块腹肌,皮肤紧致而温滑,因为常年穿着甲袍,白的近乎苍白,这抹苍白隐隐约约的自领口透出来,让酒吞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。

 

茨木虽然口口声声说着,让酒吞支配自己的身体,但无非是用自己的绵薄之躯,为酒吞的妖王大业做出一些贡献,乃至于被酒吞打败,让他吃下自己的血肉变成真正的妖界最强,但他从来没想过……用这种方式来支配自己的身体。

 

茨木咬咬牙,他性子也高傲,也是真心追随酒吞,但酒吞如此折辱于他,他心里也有些恼怒,用力一个挣扎,就挣开了酒吞设置下的紧固,但酒吞立刻用身子将他压在身下。

 

“怎么?你说的被我支配,不过是口头说说的?”酒吞嘲讽道。

 

茨木哑口无言,看酒吞眼睛都红了,狠了狠心,又瘫倒在床上,一脸色视死如归:“来吧。”

 

虽然不知道酒吞怎么了,但不过是被上一次,能够解决挚友的燃眉之急,也是值得的!

 

心知茨木不会再反抗,酒吞也松开了他,脱下二人的衣服,房间里无人说话,安静得很,能够听到二人衣料的摩擦声和呼吸声。

 

茨木紧张的绷紧了身体,鬼手也作出一个随时可以攻击的姿态,酒吞看见了,但也没有说什么, 坐在床边,手拍了拍茨木的身体,看他近乎反射性的肌肉跳了一跳:“过来。”

 

茨木原本以为迎接他的,会是狂风骤雨的床事,但没想到看起来蓄势待发的酒吞居然一点也不急。

 

茨木起身,心里感叹着,不愧是吾友,果然是意志力强大……

 

正在感慨间,就感觉到一个灼热的东西挨上了自己的唇,头顶上传来酒吞的声音:“舔。”



评论(27)

热度(3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