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轩

如果有评论的话,更新会更有动力哦

形影不离求茨木碎片,可以写文点梗,或其他ssr碎片换

如题,写文一发完,可以要剧情也可以要纯肉,接受点梗,不接受修改剧情(∩ᵒ̴̶̷̤⌔ᵒ̴̶̷̤∩)

主打酒茨,其他cp也都可以,我是杂粮党,什么都吃⸜(* ॑꒳ ॑* )⸝

我的ssr碎片超少,所以主打卖身换茨木碎片 o(╥﹏╥)o

也可以5块换一个碎片,求大佬们赏点碎片,让我拥有一个儿砸(๑´╹‸╹`๑)

深柜吞x直男茨2,简单粗暴肉

承接上一篇,没啥剧情,就是肉,如果这个链接不能进评论有链接可以进,评论也不能进的话,去微博搜这个文名,或者LOFTER 楚轩

http://card.weibo.com/article/h5/s#cid=1001604064022264692908&vid=5756344005&extparam=&from=106C293010&wm=3333_2001&ip=111.9.252.155

阴阳师大学基情史2

【本章酒茨,骨科提及,ooc有】


酒吞没花多少时间,就查到了盗号的家伙的IP地址,但这家伙利索的把装备卖了,酒吞揽过放在旁边的酒葫芦喝了一口酒,也同样利索的把那家伙的炉石全都融了,微微一笑,深藏功与名。

 

做完这些, 酒吞这才觉得心中这口恶气出了不少。

 

酒吞对游戏并没有执念,这个游戏固然有趣,但他也并没有氪金,靠着自己的技术成为大佬,虽然花费了些时间,但后来长时间的没我玩,感情也下去了。

 

如今又出了这档子事,酒吞也打算直接卸载游戏,另找一个比较有趣的游戏来玩。

 

“啧,身为大江山的鬼王,你可真是花心。”荒川默默地看着酒吞点下卸载两个字,摇头感慨,又冲着鱼缸里的鱼念叨着,“儿子们,你们可千万别学这家伙的花心,玩游戏从来没有超过半年的,交往的女朋友也从来没有超过一个月的,难怪追不到红叶。”

 

大江山是计算机系的别称,酒吞当之无愧是大江山之王,但是因为他平时懒散又暴躁,直接被称为鬼王。

 

荒川的话直接戳中了酒吞心里的痛楚,他停下卸载的手,虎视眈眈的看着荒川:“红叶拒绝我是因为她喜欢教务主任,早已心有所属。”

 

“然后你就放弃了?”荒川不置可否,“看来你喜欢的也不够深嘛,就像这游戏,你只是短时间的新奇,根本没有多深的感情,否则怎么可能轻易放手。”

 

酒吞直接一葫芦砸在了荒川的身上:“你这种咸鱼,每天都只知道喂鱼,又怎么知道喜欢这种感情呢。红叶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,令我倾慕,这种感情,你又怎么会懂呢。”

 

顺手接下葫芦给酒吞扔回去,荒川只是耸了耸肩,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,转身走了。

 

酒吞又拧开葫芦,灌了一口,看着桌面上的游戏快捷图标,想到红叶的笑颜,心中原本快要散去的愁绪又涌了上来。

 

正在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,酒吞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:“吾之挚友,天下无双……”

 

不伦不类的唱歌声音还没响完,酒吞就黑着脸接了起来,听电话那边中气十足的声音:“吾友,今日的你是否还是沉迷于女人和酒精呢?”

 

去你妹的!酒吞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

没一会儿,电话又响了起来:吾之挚友,天下无双,他的优点我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……

 

“有屁快放。”酒吞再次拿起电话。

 

“吾友,你那边信号不好吗?刚才电话断线了。”茨木爽朗的笑着。

 

“哦。”酒吞冷漠的说,目光转向专注于书本和专注于手机的两个舍友,“你不是高三吗?哪来那么多美国时间每天给我打电话?”

 

“为了吾友,在忙,我也能够抽出时间来的,在吾心里,吾友是最重要的。”茨木正色,严肃的说道。

 

酒吞选择性无视的跳过这些话,口中依旧冷漠的说着,脸色却称得上温和:“你学习进度跟得上?”

 

“跟得上,毕竟吾友天分过人,进入了最好的阴阳师大学,吾自然不敢太过懈怠。挚友,你且等我半年,半年后我就会考入阴阳师大学,跟着挚友学习。”

 

哼,说个十句话只有一句话有用,剩下的全是吹捧。酒吞心里又冷哼一声,听着茨木在话筒里喋喋不休,却始终没有挂电话。

 

茨木是酒吞的竹马,比酒吞小个四岁,从小就住在酒吞隔壁,算得上是酒吞看着长大的,小时候白白软软的团子,不知道怎么的,越长大越长歪了,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些奇奇怪怪的称呼,就往酒吞身上安。

 

最可怕的是,自从几年前酒吞帮茨木打跑要保护费的高年级不良少年后,茨木对酒吞更是粘得很,赶都赶不走,每天只要看到了酒吞,好话一箩筐一箩筐的往外说,捧得酒吞晕晕乎乎的,差点就按茨木说的,带他走上王者之路了,要不是他还有理智的话。

 

茨木和大天狗肯定有共同话题。酒吞听着茨木喋喋不休,有一搭没一搭的随口敷衍着,心里突然想到大天狗对黑晴明的狂热,突然笑起来。

 

“……吾友,你以前告诉我的那个游戏,你还在玩吗?”茨木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

游戏?酒吞想了一会儿,才想起来自己以前给茨木安利过的那个游戏,名叫山海经,就是他正准备卸载的这个:“已经卸载了。”

 

“这样……我已经在你说的那个区玩了两个月了, 原本还奇怪高手榜上没有吾友,原来吾友已经卸载游戏了,难怪。”茨木有些失望,“若是吾友喜欢其他游戏,也一定要给吾说,吾一定辅助挚友登上王者之座!”

 

酒吞哭笑不得,只好应了一声,又听见茨木急急忙忙的说查寝了,匆忙道别后就挂了电话,这才放下有些发烫的手机。

 

“又是你那个小朋友?”大天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下了书,看酒吞挂了电话后,看了看时间,“你们打了整整一个小时的电话。”

 

难怪。酒吞放下手机,随口应了声。

 

“若不是直到酒吞你喜欢红叶,我都以为你在和你的小朋友谈恋爱呢。”鬼使白也放下手指,伸了个懒腰,笑眯眯的说着,“每天煲电话粥,一打就几个小时,就是女孩子也没那么粘人吧,酒吞你居然也不生气。”

 

“你不也是每天捧着手机和你哥哥联系,难不成也是谈情说爱?”酒吞一脸冷漠,看着鬼使白。

 

鬼使白的哥哥鬼使黑是阴阳师大学的体育老师,每天他们都见面,晚上却依旧捧着手机聊得不亦乐乎,酒吞都不知道他们哪里那么多说不玩的话。

 

鬼使白笑笑不说话。

 

酒吞原本要卸载山海经,但是突然心里有些不舍,又点开游戏,离开几个月也不知道要感谢什么,就打开高手榜,从上到下的看着。

 

自己因为离开很久,排位已经被挤到了四五十名,排名第一的是个名叫罗生门的玩家,排名第二是学医不能救中国人……一个一个的数下来,酒吞猜测着哪个是茨木。

 

不过那家伙高三了,应该没那么多时间玩游戏,不在排位也很正常。酒吞找了一会儿, 突然觉得自己这行为很傻逼,他要是想知道,只需要问一句就好了,在这连蒙带猜还不一定准确。

 

关了高手榜,酒吞又无事可做,打开私信,已经被清空了,只有今天遇到的那个女生发了个好友请求过来,酒吞心情现在正好,顺手点了同意。


阴阳师大学基情史

 【未完待续~~校园设定,私设众多】
【喜闻乐见的直男深柜设定,青梅竹马有,笔直的发卡机有】
【注意,主酒茨,副狗崽,白黑,博晴,三尾狐X雪女, 刀妹X灯姐,阎判,萤觉,桃樱……ooc预警,一切为了发糖】



    一、盗号的都是垃圾

酒吞就读于平安京的阴阳师大学,计算机专业大三学生,属于学神级别,自从三个月前追求舞蹈系的女神红叶未果后,整日躲在学校后山的枫叶林里借酒消愁,直到半夜三更才翻墙回宿舍。

他万万没有想到,阔别三个多月之后,他再次进入自己很喜欢的一款游戏时,全世界都叫他渣女。

酒吞一脸懵逼,下意识的质问自己的舍友,换来舍友们无情的白眼。

“吾早就劝告过你,不要沉迷于游戏,网络上的一切都是虚假的,只有黑晴明老师的科研,才是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。”大天狗合上手中的原文书,义正言辞。

大天狗是生物狗,被网上“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”洗脑,每天都幻想改变世界,每天沉迷学习无法自拔,最崇拜的就是国外留学归来的黑晴明教授,早已打算毕业后继续跟着黑晴明深造,对酒吞懒散的生活状态极为看不惯。

每天的表情都是:‘我只爱学习’‘你不爱学习,我们根本没有共同语言’‘黑晴明老师赐予我力量吧’,是一个外表高冷的中二少年。

“你不是好几个月没玩了吗?怎么突然想起来上去了?”荒川给鱼缸里丢下几颗鱼食,问道。

荒川是海洋生物专业,虽然比酒吞还小上几个月,但走在校园里被人喊作老师是常有的事情,每天最爱做的事就是摆弄自己偷偷养在宿舍里的鱼,有时候还神神叨叨的和鱼说话,也是一个神经病。

“我不玩游戏。”鬼使白是同宿舍四人中最小的一个,看起来就温柔恬静,世贸专业的,每天早睡早起 每天早上所有人的包子都是鬼使白带回来的,只是是个沉迷于手机的网瘾少年,回答完酒吞的问题就又埋下头玩手机了。

“咸鱼,是不是你闲的没事做登我账号了?”酒吞看了看大天狗和鬼使白,冷眼看着荒川。

“冤枉啊我。”荒川举手作投降状,“我连你电脑密码都不知道。”

我电脑根本没密码!酒吞懒得理荒川的作态,直接打开游戏,查看自己的登录记录,却发现这两个月来,几乎天天都有人登录自己的账号,直到几天前,才没有登录,地址是另一个城市。

酒吞有种不祥的预感,连忙打开背包一看,果然自己打下来的没绑定的装备基本都没有了, 连金币都转一分不剩。

酒吞这才反应过来,他,酒吞,被盗号了。

“大神,你能带带我吗?”正在目瞪口呆间,就看见一条私信发了过来。酒吞一看,是个才建号每两天的小号,模型是很漂亮的白发女子造型,头上顶着五个白字:罗生门之鬼。

“我是你妈还是你爸?”酒吞原本也是个怜香惜玉的人,只是现下心情实在是不好,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。

“啊?”罗生门之鬼呆呆的啊了一声,建模头上也应景的冒出一个小小的问号来。

“凭什么你说我带你就带你?”酒吞嘲讽完后,直接就下线了。

罗生门之鬼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酒吞那个酒葫芦的头像暗下去,旁边一个绿衣服的小姑娘凑过来:“怎么样?”

罗生门之鬼没有回答,名叫学医不能救中国人的绿衣服女孩子也不生气,老气横秋的拍了拍罗生门之鬼的肩膀:“别气垒,拿出你吹你的挚友的执着来,一定要把他拿下,然后骗财骗色,呸,应该是把他骗走你的东西拿回来。”

罗生门之鬼闷闷的点了点头。





伪直男嘴硬酒吞攻 VS 真直男迷弟茨木受

春季的平安京依旧透着凉意,在丝丝的春雨下,透着缠绵的气息。

 

在人迹罕至的花柳小巷中,一个身着红色衣裙的女子撑着油纸伞,袅袅娜娜的行走在这无人的雨巷中,行走间,可以听见泠泠作响的铃铛声。

 

一个醉醺醺的酒鬼晃晃悠悠的与女子擦肩而过,然后突然被蛊惑了一般,回头去拦住了女子。

 

女子懒懒的抬头看着酒鬼,眉目不似一般女子的温婉,反而透着凌厉,不着脂粉的脸也依旧白的通透,美的仿佛不似人类的一个女子。

 

“美人儿~”酒鬼痴迷的望着她,手不自觉的摸向她的脸,“半夜出来,是会情哥哥的吗?”

 

她终于开口了,声音有些低沉,然而依旧非常动听:“您要干嘛?”

 

“我要干什么?”酒鬼的手被她狠狠拍开,他将手放在自己鼻尖轻轻一嗅,闻到了淡淡的酒香,“喝过酒了?你情哥哥怎么舍得你半夜独自一人回家?别怕,哥哥疼你……”

 

说话间,酒鬼拉扯着女子往巷子的深处走去,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

然而没过一会儿,就看见女子依旧姿态袅娜的走了出来,手上的伞已经不见了,她头也不回的离开,却被拦住了去路:“你在干嘛?”

 

跟着妖气一路寻来的酒吞看着茨木的打扮,皱紧了眉头,心里的怒火几乎要化为实体。

 

“吾友!”仿佛春雪化开一般,茨木脸上的冷淡和孤傲通通褪去,眉开眼笑的看着酒吞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

酒吞看着他倾国倾城的面容,仿佛不堪忍受一般的移开目光,语气生硬:“还不变回去!”

 

茨木向来对酒吞的话唯命是从,他麻利的变回自己的原形,厚重的甲袍,头顶上的角枝,依旧是精致的面容,只是脸上覆盖了红色的妖纹,白净的手指也化为了可怖的鬼爪,气势惊人,但就是这个一个大妖,却看着用炽热的眼神看着酒吞,满满的都是崇拜和仰慕。

 

酒吞见他变了回来,这才呼出一口气,神色舒缓了一会儿,然后又皱紧了眉头:“你在迷惑男人?”

 

“对啊。”茨木回答的理所当然,“吾友,大京山中妖怪最近越发多了起来,支出也颇为紧张,身为你最忠诚的下属,我理当为你分忧解难。”

 

这个理由无可挑剔,茨木自觉做的非常不错,几日来已经迷惑了不少富家子弟,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什么也没做,就有人前赴后继的来搭讪他……但是看酒吞的神色,似乎更为不渝了起来。

 

“吾友,我一定会辅佐你,成为唯一的妖王!”虽然不知道酒吞为什么不开心,但茨木想起他心心念念的红叶,连忙开慰起来,“你如此强大,相貌也如此英俊,堪称独一无二,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,那个红叶她配不上你,日后定会有更好的人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

酒吞再也听不下去,一卷衣袖,将茨木揽入自己怀中,茨木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依旧乖乖的任由酒吞揽着,一脸的信任。茨木的表现让有些心浮气躁的酒吞慢慢沉静下来,他暗地里摸了摸茨木的发梢:如果这个人永远这么乖就好了。

 

不过眨眼间,茨木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大京山的住处中,而且……

 

“挚友,你带我来你的房间干嘛?你又想要喝酒了吗?”茨木有些疑惑,然后恍然大悟,“你待我去拿酒来!”

 

“不用去了,我们今天做别的事情。”酒吞推了推茨木,没推动,他脸色黑了黑,茨木察觉到酒吞的动作,连忙放松了身体,等酒吞再推过来的时候,他顺势就软软的倒在了床上。

 

“吾友,你是要和我打一架吗?可是这个姿势怎么打架?”茨木并不明白酒吞要做什么,但本着对酒吞无条件的信任,他依旧用灼热而激动的眼神看着酒吞,“你已经好久没和我打架了, 你终于恢复了往日的雄风了,吾友,我很高兴……”

 

酒吞轻轻笑了笑:“你太吵了,安静。”

 

话音还未落,他就用嘴堵住了茨木的嘴,茨木震惊的睁大了双眼,看着近在咫尺的挚友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

即使他在不经人事,也知道接吻是情人间所做的事情,但两个男人……茨木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。

 

“闭上眼睛。”对于茨木处女一般的青涩,酒吞倒是很满意,他心心念念这个人这么久,他忍了又忍,今天终于忍无可忍。

 

下意识的,茨木听从了酒吞的话,乖乖的闭上眼——好像哪里不对,但是我的挚友说的话,都是正确的。

 

酒吞温柔的亲了亲茨木头上的断角,算是对他乖巧的奖励。

 

茨木头上的断角极为敏感,断面处被酒吞粗粝的舌尖刮过,他不自居的战栗起来,身子也一阵酥麻,他连忙睁开眼睛,挣扎起来:“挚友,你……你喝醉了?我不是女人,你让我起来,我给你去找个女人去!”

 

酒吞原本想着,这是他和茨木的第一次,他会温柔的对待,但是茨木的话让他恼怒起来:“不用女人了,就是你了。”

 

“我?!……”茨木一脸懵逼。

 

“你不是说要把身体给我支配吗?”酒吞用妖力将茨木的单手牢牢地固定在床头,然后慢条斯理的挥手,茨木身上的甲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剩下白色的内衬。

 

茨木的脸其实很好看,身材也极好,不胖不瘦,也是有八块腹肌,皮肤紧致而温滑,因为常年穿着甲袍,白的近乎苍白,这抹苍白隐隐约约的自领口透出来,让酒吞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。

 

茨木虽然口口声声说着,让酒吞支配自己的身体,但无非是用自己的绵薄之躯,为酒吞的妖王大业做出一些贡献,乃至于被酒吞打败,让他吃下自己的血肉变成真正的妖界最强,但他从来没想过……用这种方式来支配自己的身体。

 

茨木咬咬牙,他性子也高傲,也是真心追随酒吞,但酒吞如此折辱于他,他心里也有些恼怒,用力一个挣扎,就挣开了酒吞设置下的紧固,但酒吞立刻用身子将他压在身下。

 

“怎么?你说的被我支配,不过是口头说说的?”酒吞嘲讽道。

 

茨木哑口无言,看酒吞眼睛都红了,狠了狠心,又瘫倒在床上,一脸色视死如归:“来吧。”

 

虽然不知道酒吞怎么了,但不过是被上一次,能够解决挚友的燃眉之急,也是值得的!

 

心知茨木不会再反抗,酒吞也松开了他,脱下二人的衣服,房间里无人说话,安静得很,能够听到二人衣料的摩擦声和呼吸声。

 

茨木紧张的绷紧了身体,鬼手也作出一个随时可以攻击的姿态,酒吞看见了,但也没有说什么, 坐在床边,手拍了拍茨木的身体,看他近乎反射性的肌肉跳了一跳:“过来。”

 

茨木原本以为迎接他的,会是狂风骤雨的床事,但没想到看起来蓄势待发的酒吞居然一点也不急。

 

茨木起身,心里感叹着,不愧是吾友,果然是意志力强大……

 

正在感慨间,就感觉到一个灼热的东西挨上了自己的唇,头顶上传来酒吞的声音:“舔。”